“商家给平台打工”背后的无奈:平台抽成高达20%

外卖优惠券    2021-08-18    34

面对“游戏规则”,中小餐饮企业现在几乎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记者 |王忠云

开店以来,除了父母,外卖平台的“蓝骑士”成了万景(化名)最熟悉的人。风雨中,他们的咖啡厅对他们来说永远是不可或缺的。即使在睡梦中,熟悉的外卖铃声依然会在脑海中响起。

两年前,“80后”万景在上海徐汇拥有自己的咖啡店。常客习惯称她为“万老板”。她一直说自己不是老板,其实她是兼职,在外卖平台打工。客户会认为这是一个自嘲的玩笑,但了解其背后的运营数据后,他们会发现“商家为平台工作”并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玩笑。

“没有平台就得不到客户,平台也赚不到钱。”总之一句话,很多中小型企业不得不使用外卖平台。

《新民周刊》近日采访了包括万景在内的几家小企业。每个商家选择的外卖平台和平台上的定价可能不同,但相同的是,当他们在采访中谈论平台和自己之间的各种“游戏”时,心情复杂。

复杂性有两个原因。一方面是佣金高,接近强制补贴,没有太多讨价还价的交流环境。另一方面,平台带来了近一半的小企业营业额。该平台在行业中近乎垄断的地位以及它所带来的经济效益,让平台上的中小企业陷入了两难境地。

平台抽成高达20%?这还不是全部

最新两届政府工作报告提到,要引导平台企业合理降低商户服务费。

就在今年两届会议开幕前夕,全国工商联还向全国政协提交了《关于加强食品反垄断监管协调工作的议案》。 《外卖平台降低佣金》(以下简称《议案》),建议加强对外卖平台的监管。 , 降低佣金率,防止形成行业垄断。

提案指出,外卖平台对不同规模的商家有不同的佣金率。佣金最低的是自提商家,一般为5%-8%,品牌影响力大的大型连锁企业为15%-18%。品牌影响力有限的小连锁为18%-20%,代理商收取的区域佣金也高于自营区域。

但是,按照“123法则”运营,租金占10%,人工成本占20%,货品成本占30%-40%,10%-15%范围内的平台佣金为餐饮公司可以接受。 ,否则很难实现盈利。

以上不难看出,从政府到行业,越来越多的关注平台公司的垄断和高佣金问题。如果以上主要是宏观新趋势,那么《新民周刊》在采访中收集到的一系列商业数据,从微观层面就证明了它迫切需要创新监管。这些数据表明,20%左右的高佣金并不是全部。在某些情况下,个别平台给商家的佣金甚至超过30%。

记者第一次从万景那里了解到饿了么的“保底”。 “以我店的情况来看,保底定在5.7元,只有当顾客实际支付达到27.5元时,两者的比例才会达到20%。如果有人只下单一个一杯20元的咖啡,他用了各种红包,再加上其他补贴,只付了15元,在这种情况下,平台提成不是按照20%,而是5.7/15,达到了37%。你还认为只有20%吗?”万景说。

除了饿死,美团上还有“保底费”。上海另一家咖啡店的老板谢梦欣(化名)告诉新民周刊,他的店在美团上的保证佣金是4.7元,只有当客户实际支付订单达到一定金额时才会改变。佣金比例为18.5%。

根据万景和谢梦欣的说法,如果订单金额小,平台会根据担保提取佣金;如果金额较大,则按比例提取佣金。通过这种方式,平台始终可以实现收入最大化。

对于佣金过高的问题,2020年4月,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向美团发出联合协商函,称平台上部分新开餐厅的佣金高达26%。

当时,美团也对此做出回应:“2019年,美团外卖80%以上的商家有10%-20%的佣金。真实数字远低于各种传闻和想象,而这些收入是非常大。其中一部分需要投入到帮助商家提供专业的分销、获取订单和数字化建设上。”

与万景不同的是,谢梦馨曾与美团和饿了么合作。美团从开店之初就一直在合作,但他在去年下半年才选择登录饿了么。他清楚地记得,在与饿了么合作的第一周,他也发现了万景所说的问题。

“一杯咖啡,消费者付18元,平台要抽5元以上,接近30%。如果我继续这样做,那么我会成为一个慈善机构。我也想过一开始,你要为消费者考虑吗?毕竟很多人真的只是自己点外卖。但我帮别人想想。谁会考虑我?这不仅是为了慈善,也是为了默默地慈善。”谢梦欣说。

一周后,他与饿了么业务经理协商,最终将店内最低发货量改为两杯。两杯咖啡在平台上卖至少30元以上,这样平台就会抽取20%的佣金。他选择以这种方式“对抗”平台的保证佣金。

困境补贴

万景通过平台销售的单杯订单中,消费者支付15元一杯咖啡,平台委托5.7元。如果剩下的9.3 元进了他的口袋,看来情况还不算太糟。但现实并非如此简单。

对于万静来说,除了两种形式的耙子,她最头疼的就是各种补贴。补贴和红包在消费者眼中是福利,是刺激消费、立即下单的动力。事实上,这些钱基本上是由商家承担的。最终的结果是,15元外卖订单,免去平台担保佣金,补贴消费者。作为商家,万景只能收到6.5元。

更重要的是,这些活动往往没有经过她的同意。

2020年下半年的一天11点,万景的咖啡店被平台拉入百亿红包补贴活动,但她已经睡着了不知道。第二天去店里煮咖啡的时候,她一开始没怎么注意早饭的高峰期。有空的时候,她才发现,那天做的所有单杯咖啡外卖都在亏钱给自己。 一杯外卖咖啡的价格在3-5元不等,当天平台活动有商家每单补贴6元。这样,如果外卖只有一杯咖啡,那万景就亏本了。

对于高佣金和强制补贴,万景自己从商家的角度用一句话概括:“外卖平台用商家的钱作为补贴,培养越来越多消费者点餐的习惯。越来越多的钱进入了平台的口袋。”

采访中,万景向记者展示了商家的两张账单。其中一张订单显示,消费者支付15元,她需要帮助消费者补贴骑手3.3元的送货费,然后平台佣金5.7元,以及她自己的收入6.5元;在另一个订单中,消费人支付48元,她补贴3.3元送货费,平台提现8元,最终收入37元。不难理解,为什么谢梦欣在短短一周内将起始量定为至少两杯。显然在这样的平台上,单杯外卖对他们来说是最糟糕的。

谢萌新告诉记者,目前美团和饿了么最大的不同在于,不需要他帮消费者承担类似饿了么的“百亿补贴”。也就是说,即使是15元左右的单杯外卖,除了美团抽到的4.7元外,也能赚到近10元。

伴随着各种补贴的诞生,也有那些一时难以琢磨的商户账单。即使大多数消费者在日常生活中不断点外卖,他们也几乎没有机会接触到商家版的外卖账单。而如果没有看到商家版本,你无法想象每笔订单背后的消费者、商家和平台三方账单的数字化途径。

“记得第一次从店里拿到外卖订单的时候,有点懵,因为第一次没看懂是怎么算的。餐的原价,外送费,客户享受优惠。,业务活动费用,平台费用,平台服务费,我坐在那里很久才弄清楚这些词对应的是什么,即我发布了多少,我赚了多少。想想看,我也是大学毕业生,曾经被这些简单的数字难住了,我想大家可能不太容易理解吧?”

后来,谢梦欣告诉自己,平台就是不想让人太了解,不然怎么赚钱?

在外卖平台上,现实的矛盾还体现在不同规模商家对补贴的态度上。大多数喜欢点外卖的消费者都知道,大型连锁品牌在平台上一般没有任何补贴活动。这是因为即使这些公司不支付补贴,仍然会有大量消费者认可品牌并下单。

但中小企业不同。当他们选择与平台合作时,他们就看中了平台带来的流量。您只能通过自己支付补贴的方式参与平台活动。这些都是流量的保证。这就是为什么今天的情况:企业在“享受”平台带来的经济利益的同时抱怨他们的补贴。

难以沟通的平台

作为平台上的商家,与平台的大部分交流通常来自该地区的业务经理。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企业也发现沟通越来越少,因为他们的业务经理变化太快。

“有一个女孩,一开始关系很好,话也很多。可惜她换人很快,后来我们换的比较频繁,就懒得交流了。我们没有”不要遇到什么完全不能接受的事情,我不想和别人谈事情。因为如果你改变得太快,聊天就白费了。只要你改变了人,之前的沟通结果是没有用的。 ”谢梦欣说。

除了有时会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吸引商家参与活动点我达外卖有哪些优惠券,平台经理对佣金比例的修改在商家眼中也显得“难以预料”。上海静安一家餐饮公司老板陆宇(化名)告诉新民周刊,有一次他在自己的店里发了500多元的外卖订单,给了他100多元的佣金。之后,陆羽打电话找业务经理,对如此高的提成表示不满。同一天,业务经理将佣金比例从 18% 降低到 17%。可没过多久,陆羽就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百分比又变回了18%。

万景和谢梦馨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即便如此,在有限的交流中,谢梦欣还是表达了对这些一茬又一茬的业务经理的理解。 “没办法,人也是有指标的,他们的工作大概就是沟通,让80%的商家都能参与到每一个平台活动中去。一个地区的商家那么多,不可能到店里去慢慢说吧,顶多打个电话。如果时间来不及他必须完成目标,那么他可以不经我们同意拉我们进入活动中来理解。以及我们要做什么,是否直接电话里被拒绝了,或者事后找到他,让他为我们取消活动。总之,尽量避免以他自己的方式成为这80%的一部分。”

无论是高佣金、各种补贴让企业进退两难,还是企业管理者难以沟通,这些共同反映了平台与企业之间的核心问题:大型平台及其发展面临的问题“游戏规则”,中小餐饮企业现在几乎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针对企业的困境,国家层面已采取行动。今年2月7日,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发布了《平台经济领域反垄断指导意见》,明确了对平台经济领域反垄断的决心。

不过,在今年两届全国政协提交的相关提案中,李国华也提到,作为指导性规范性文件,《指南》没有处罚条款,它就像一只没有牙齿的老虎。此外,目前相关法律的处罚力度还不够。例如,《电子商务法》对实施“大数据”、设置不合理押金退款的,最高罚款仅50万元。这对于年赚百亿的平台公司来说完全可以忽略不计,没有惩罚效应。

因此,李国华委员认为,政府应该制定平台公司的指导性收费标准,行业内的中小企业也需要采取行动。相关中小企业也应组建相应的行业协会,以集团的形式与平台公司共同发展。平等协商,形成合理的佣金收费标准。

未来社会必然会越来越数字化,平台经济、商家、消费者都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从体量上看,平台经济正处于发展的春天。然而,当平台上的中小企业的“春天”到来时,将考验政府监管、平台本身以及仍在酝酿中的行业组织,也将决定数字化的成色。社会。

新民周刊所有平台稿件未经正式授权,不得转载、出版、改编或进行其他与新民周刊版权相关的活动。必须调查违法者!

文章来源:https://www.163.com/dy/article/G4PQCBGF0550A0OW.html

网友评论